中保协负责拟定的行业示范条款将于近日内正式发布,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完善机动车辆商业保险制度调研工作的

 上市新车     |      2019-12-25

车险费率改革,从2003年初次推行,到此次重启,已走过了十个年头。此次揭幕之后,车险费率改革和首次改革有何不同,是否会重蹈覆辙?

千呼万唤始出来,施行多年的全国商业车险费率统一制定模式终于迎来变革。

上月底,保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强机动车辆商业保险条款费率管理的通知》,要求10月10日前反馈意见。日前,深圳又出台遇费率浮动启用浮动方案交通违法记录系数,费率市场化开始走上征程。

3月8日,保监会发布《关于加强机动车辆商业保险条款费率管理的通知》,将逐步建立市场化导向的条款费率形成机制,只要满足一定条件,保险公司可自主拟定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

今年3月,保监会下发《关于开展完善机动车辆商业保险制度调研工作的通知》,成立了完善商业车险制度调研工作组,制定了《关于开展完善机动车辆商业保险制度调研的工作方案》,正式启动了商业车险条款费率管理制度改革工作。

此外,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将拟订商业车险协会示范条款、机动车辆参考折旧系数和车型数据库,以及测算商业车险行业参考纯损失率,供保险公司参考和使用,同时制定保险公司理赔实务指引。据一位中保协的人士透露,中保协负责拟定的行业示范条款将于近日内正式发布。

此次下发的《通知》,对可自行拟订条款和费率的保险公司规定了相关条件:经营商业车险业务3个完整会计年度以上;连续两年综合成本率低于100%,且偿付能力充足率高于150%;上年度承保辆数达30万辆以上,以及其他条件。

一位保监会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此次商业车险费率制度改革主要是确立两个机制,即条款的动态调整机制和费率形成机制。“目前保监会正在制定具体的实施细则,过段时间将会正式出台。”他说。

《通知》规定,保险公司拟订商业车险费率,原则上预定附加费用率不得超过35%。保险公司可以根据电话、网络、门店等不同的销售渠道,拟订不同的附加费用率水平。商业车险基础费率浮动因子应当根据车型、机动车辆使用性质、维修成本及地区差异等合理设置,明确规范。

亚搏体育官网平台登录 ,人保暂无缘自主拟定费率

保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通知》根据分类监管的理念,对不同的保险公司规定了差别化的车险产品开发机制。一般的保险公司,则可以参考和使用示范条款拟订其商业车险条款,并使用行业参考纯损失率拟订本公司的商业车险费率。与风险水平相关的纯损失率由行业统一制订,保险公司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主确定附加费用率,同时允许符合条件的公司根据自有数据自行确定条款费率。

《通知》规定,保险公司自主拟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须满足以下条件:经营商业车险业3个完整会计年度以上、经审计的最近连续2个会计年度综合成本率低于100%、经审计的最近连续2个会计年度偿付能力充足率高于150%,以及拥有30万辆以上机动车辆商业保险承保数据等。

据了解,此次改革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差异化,在管理模式方面,条款费率管理分为由行业协会制定的“示范条款”和“参考纯损失率”,同时,从鼓励创新的角度出发,允许符合条件的保险公司独立开发条款费率,以打破单一模式,满足多样化的市场需要。

去年7月末,保监会就向各地保监局及财产保险公司下发了车险费率改革的征求意见稿,核心内容之一就是开放保险公司差别化的车险产品开发机制。

不过,此次《通知》设定的门槛,诸业内人士认为门槛不低,特别是“连续三年综合成本率小于100%的要求非常严格了”。如果按此条件,符合自主制定费率的公司仅限于平安、太保等公司,而人保财险则因偿付能力未达标而不在此列。

相比于此前的征求意见稿,此次保监会将自主拟定条款和费率的符合条件由“连续3个会计年度偿付能力充足率高于150%”变为“2个会计年度”。同时,删除了“上一年度拥有30万辆以上机动车辆商业保险承保数据”中“上一年度”的时间限定。

这次改革是否会成功,需要以史为鉴。2003年,首轮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在全国推行,各财险公司实行自主开发厘定的车险条款费率,但大规模的恶性竞争使全行业陷入亏损,改革以失败告终。

“这主要是为了兼顾中小财险公司的利益。”前述保险监管人士指出,30万辆为保险公司车险承保的历史累计数据,并不限定于某一时点。

探究2003年车险费率改革的失败原因,一位财险公司人士认为,那次改革的很多想法在当时过于先进,时机并不成熟。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偿付能力的限制,人保财险或将无缘出现在首批自主拟定条款费率财险公司的名单之列。年报显示,截止到2010年底,人保财险的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15%。

彼时汽车工业刚起步,后台数据积累尚在初级阶段,法律环境亦不健全。一些保险公司参考国外经验,根据从人、从车因素设计了复杂的定价体系,却出现业务员、客户和市场都不买账的尴尬局面:业务员觉得难、客户觉得烦、市场竞相打折,费率因子如同虚设。

《通知》还规定,保险公司拟订商业车险费率,预定附加费用率不得超过35%。保险公司可以根据电话、网络、门店等不同的销售渠道,拟订不同的附加费用率。

一位财险公司人士评价说,2003年改革的出发点没错,但过于脱离现实,在数据体系不完善、市场不规范,恶性价格竞争成风的形势下,徒有先进的车险定价体系设计并无现实意义。“车险产品设计不能脱离市场,定价要能经受市场考验,体现公平”。那么此次改革是否可以避免之前的不足呢?

根据公司自有数据拟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保险公司,一旦“出现经审计的上年度偿付能力充足率低于150%”或“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综合成本率高于100%”的情况,保监会将责令停止使用这些条款和费率,并限期修改。

此一时彼一时。2010年,财险首次实现全行业承保盈利,财险进入了承保景气周期。相对于2003年的环境,国泰君安分析师彭玉龙报告认为,目前车险信息平台已比较完善,增强了产险公司的辨识力,为市场的理性竞争提供了可能。随着监管体系和能力的加强,为防范恶性竞争提供了一道安全屏障。

新旧条款统一切换

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称,加强车险条款费率管理要从我国保险业实际出发,从社会关注的突出矛盾和关键问题入手,稳步实施,扎实推进。商业车险改革既要防控系统性风险,又要积极鼓励产品创新和服务创新。

《通知》的出台也明确了行业协会、保险公司和监管部门的角色定位。而中保协将负责收集、统计和分析全行业商业车险经营数据,至少每两年测算一次商业车险行业参考纯损失率,供保险公司参考、使用。

根据分类监管原则,对不同资质的公司实行差别化的车险产品开发机制,是此次费率改革的关键之一。

“车险市场化改革已酝酿多年,保监会每一步举措都很谨慎。”前述保监会人士表示,从此次通知出台到行业协会出台示范条款和费率,再到保险公司设计并申报车险产品,还有保险公司系统的更新等,至少还要半年以上的时间。

一位财险公司人士认为,现阶段搞费率市场化是方向,搞费率自由化则是不负责任。保险业应在建立健

他告诉记者,各家保险公司根据协会的示范条款和纯风险损失率设计车险产品后,将送至保监会进行审批。待全部审批完成后,保监会将选择统一的时间窗口,进行车险新旧条款的全面切换。

事实上,保险公司对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的态度各异。此前一些机构人士担心恶性竞争的局面会再次发生。

华泰财险的一位高管表示,“我们抱着乐观的态度。保监会也是经过审慎考虑,认真总结了这些年在费率市场化方面成功的经验和遇到的一些问题,政策相对会更加稳健,循序渐进。”

虽然新一轮的车险竞争难以避免,但不太可能回到2008年的状态。天平财险一位分公司的总经理表示:“在严格的偿付能力指标监管下,保险公司也不敢再像以前那样亏损做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