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当年国内成品油消费量却只有2.3亿吨,随着国际油价的上涨

 精品车饰     |      2020-03-15

核心提示:东方油气网副总经理钟健称,国内油荒现象再也不会出现了,因为炼油产能过剩将是长期现象,在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囤货、涨价都是短期行为。

10月20日,中石油(600028.SH)总裁周吉平称:由于政府限制成品油价格,今年公司炼油业务将出现净亏损人民币500亿元。  在他看来,今年政府为缓解通胀压力,对成品油价格实行了控制,因此中国的成品油价格并未完全反映出今年早些时候国际油价的攀升。这是造成中石油今年炼油板块巨亏的重要原因。  “今年油价超过100美元/桶时,国内成品油价格肯定未能实现与国际油价同步,”有石油业内人士指出,“但因此中石油的亏损是否那么庞大就值得斟酌了,其目的令人怀疑,我认为中石油是在夸大亏损额。”  据他透露,因为中石油是上下游一体化石油企业,因此其业务覆盖上游勘探、中游炼化及下游销售,“想要在各板块间调节利润是很容易的”。  举个例子,在炼油板块巨亏的同时,中石油的销售板块却长期享受近1000元/吨的销售毛利,这就很不正常”。  对此说法,息旺能源分析师廖凯舜等均表示认同。  巨亏涉嫌夸大  此前,中石化的“政策亏损说”也曾引发争议。当时中石化每年都获得中央财政百亿元以上的补贴。中石油只是中石化的故技重施。  根据现行成品油定价机制,当国际市场三地原油价格连续22个工作日平均移动价格变化超过4%时,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可相应调整汽柴油及航空煤油等成品油价格。  “然而今年国际油价大幅波动,国家发改委却出于缓解通胀需要,并未严格执行成品油定价机制,或者说,调价幅度远低于国家油价涨幅,因此原油价格上涨的很大一部分压力只能炼油企业自己承担”,中石油旗下炼厂负责人坦言。  他举例说,4月6日国家发改委上调汽油价格500元/吨,柴油价格400元/吨,调整幅度接近7%,被称为是史上第二大涨幅;而同期国际油价已上涨了14%以上,而且这次涨价还是在国际油价已上涨近一个月后才实施的,提价之前的成本是要由炼油厂负担的。  “正因如此,今年国内炼油厂生产积极性普遍不高,到9月底时国内很多炼厂的开工率尚不足80%”,廖凯舜说。  但上述业内人士却指出,中石油夸大了炼油政策性亏损的规模。他表示:“中石油业务覆盖了整个石油产业链,通过上下游一体化,完全可以调节各板块利润,达到盈利目的。油价波动对其造成的亏损绝不至500亿之巨。”  来自易贸资讯的数据证实了这点:4月1日,93#汽油山东地炼出厂均价为8725元/吨,而当地93#汽油的最高零售限价却达9376元/吨,两者价差为651元/吨;4月2日90#亚搏体育官网平台登录 ,汽油浙江地区地炼企业出厂价仅为7980元/吨,而当地90#汽油的最高零售限价却达8890元/吨,两者价差达910元/吨。  “中石油是将部分甚至大部分利润转移到了销售板块,从而让炼油板块陷入了巨亏。”上述人士表示。  对此,国家发改委应该是心知肚明。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一份文件中明确指出:“要求中石油、中石化发挥石油企业内部上下游利益调节机制作用,平衡内部各板块利益关系,缓解炼油企业困难。”  定价期待放开  近期国内很多加油站都开始实施限购,此时中石油抛出“油价致亏说”无疑增加了各界的不满。  “此次油品供应紧张是现行定价制度弱点的再次暴露,它完全不考虑国内的供需情势,”廖凯舜说,“事实上国内成品油供需绝未达到‘油荒’的程度,只是因为供需比较紧张,批发价格与零售价格倒挂,导致民营加油站难以获得廉价资源罢了。”  据他介绍,今年成品油价格长期没有到位,导致中石油、中石化各炼油厂开工积极性普遍不高,且此前市场普遍预期国内成品油终端零售价格将要下调,因此经销商库存水平也处于低位。而且9月和10月正是农忙时节,终端用户对柴油的需求旺盛。三重因素叠加,导致民营加油站油荒。  “此时,一些民营加油站在舆论上的大肆渲染两大集团终止供油,从而扩大了全社会对油荒的紧张程度,于是囤油、多加油等油荒现象就在全国很多地区上演了。”他表示。  对此,易贸资讯副总裁钟健表示认同。他认为,现行定价机制除了调价周期过长等问题外,未考虑国内供需形势也是其重要的问题。  “4月调价时,国家发改委有意错过了春播,但这种举措与现行定价机制的精神并不相符,这会造成市场对价格趋势的错位判断,进一步扭曲市场的供需。”一位中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高层指出,“而国庆节后的降价,又忽略了秋收时节市场对成品油需求的增长。”  上述高层认为,政府应逐步放开成品油的价格管制,让企业自主定价,以避免现行定价机制屡屡出错的尴尬。  “我不主张完全放开成品油市场,但打破寡头垄断,实现有限竞争格局是必须的。只有多油源、多渠道、多层次的成品油市场体系形成,油荒的尴尬才能够彻底消失。”上述高层表示,“政府管得太多不是好事!”  10月20日,周吉平表示,政府应考虑将来允许企业自主定价。  【编辑:尚艳】

来自易贸资讯的监测数据显示,截至8月4日,迪拜、布伦特、辛塔三地原油加权均价变化率为-1.90%,已经偏离-4%的成品油下调红线。

4月7日,国际油价NYMEX冲至87.09美元/桶,这是2008年10月、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油价的峰值。伴随着国际油价的飙升,国内囤油、涨价现象层出不穷。

亚搏体育官网平台登录 1

“这只是在国内成品油涨价预期背景下的市场行为,国内炼油产能充足,不会出现供应紧张,更不会出现油荒。”当天,易贸咨询分析师李莉说。

上周,易贸资讯监测的数据显示三地原油变化率已经突破-4%,不过,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有关负责人回应称,虽然近期国际市场原油价格有些波动,但国内油价未达到调价边界条件。

易贸资讯提供的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成品油消费量2.2亿吨,国营炼油厂开工率不足80%;2010年随着新增产能投产,国内原油一次加工能力将达到5亿吨左右,而当年国内成品油消费量却只有2.3亿吨。

进入8月份以来,国际油价在连续4个交易日持续攀升后,8月4日出现小幅下跌,但油价仍然在每桶82美元以上的高位。国际油价的走高使得国内油价下调的预期不得不暂时落空。

“目前我们该考虑的是如何化解供大于求的窘境,而这是包括成品油定价机制在内的一系列成品油市场制度建设的核心所在。”有跨国石油公司高管直言道。

随着国际油价的上涨,国内成品油市场上的推价气氛出现苗头,主要是在批发价格上有所变化。

抢油风再起

据东方油气网监测,8月5日,上海地区柴油批发价每吨6700元至6750元,上涨50元。汽油93号每吨7500元至7550元,上涨50元。华东市场,0号柴油每吨在6850元至6900元,上涨50元;汽油93号每吨7600元至7700元,上涨100元。

事实上,自3月中旬以来,国内成品油市场就一直笼罩在涨价预期的阴影下。

虽然成品油批发市场出现了两大石油公司推价的局面,但成品油零售市场也就是加油站终端仍然在降价促销。比如,位于北京市区的中石油宣武门加油站93号和97号汽油价格从6月中旬就开始实行每升0.15元的优惠,持中油北汽加油IC卡的用户可享受每升0.28元优惠。

据东方油气网副总经理钟健介绍,当时国际油价刚刚迈过80美元/桶不久,国内成品油涨价预期即已形成。几乎一夜间,所有加油站都取消了促销优惠措施;主营渠道中石化、中石油更大幅提高了成品油批发价格。

东方油气网首席分析师钟健告诉记者,与批发市场相比,零售市场的反应要相对滞后一点。同时,目前全国范围内炼油产能过剩,成品油市场资源充足,因此加油站仍有0.1元-0.3元不等的促销空间。 钟健透露,一般而言,民营加油站降价会多一点,但其实现在加油站打折的幅度都比较小,而两大石油公司所属加油站的让利幅度更是有限。

“目前华东汽油批发价已达7600元/吨,柴油批发价也达到6700元/吨,这已接近于政府规定的批发最高限价。”钟健说。

自国内实行新的成品油定价机制以来,国内成品油调价的频率逐渐多了起来,而由于国家发改委规定的是最高零售价格,只设上限不设下限,国内的加油站存在降价促销现象。业内人士认为,加油站降价促销是竞争的结果,这样的让利行为以后仍将继续存在。

然而涨价并未阻挡买家的热情:仅在华东地区,中石化、中石油的批发量上涨了约30-40万吨,环比涨幅达40%以上。“这些油绝大多数都被中间商和用油大户囤积在仓库中,并没有转化为终端销售。”

在钟健看来,自上次成品油价格调整后,国内成品油价格始终没有再调整,期间国际油价已从当时的60美元/桶扶摇升至80美元/桶以上,这给市场参与各方一个充分的想象空间。

“大家都预期政府会调整油价,而且随着国际油价的不断攀升,这种预期越来越强烈。”

随之,有油的不愿大量卖油,没油的开始大量进货,2008年以前油荒的景象似乎将再次上演。

这正是中石化、中石油等炼油企业所乐见的场面。

据钟健介绍,从去年四季度至今,在供求关系及竞争格局的作用下,国内市场实际批发价往往达不到政府规定的批发最高限价,很多时候甚至呈现批发价与出厂价一致的“厂批同价”的格局。由于很多零售终端都使用政府规定的价格,因此成品油销售利润开始向终端集中。

“终端利润甚至可以达到1500元/吨以上,这是掌握主要炼油产能的两大集团并不愿见到的。”

随着涨价预期的出现,利润的天平开始向炼油端倾斜。易贸咨询数据显示,广州3月份加油站综合利润日均盈利幅度为1031元/吨,相比2月份的1394元/吨,加油站综合利润环比减少363元/吨,跌幅26.04%,上海3月份加油站综合利润日均盈利幅度为1177元/吨, 相比2月份的1308元/吨,加油站综合利润环比减少131元/吨,跌幅10.02%。

供大于求的尴尬

“国内油荒现象再也不会出现了,因为炼油产能过剩将是长期现象,在供大于求的情况下,囤货、涨价都是短期行为。”钟健说。

他认为,2006年国家发改委出台炼油工业中长期发展专项规划后,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甚至大量地炼企业都开始大规模改扩建旗下炼油企业产能,这使得我国炼油能力在短短5年时间由炼油能力不足变为过剩。

“当时,国家发改委规定,未来新建、扩建炼油产能的规模下限为800万吨。”钟健说。

随着炼油能力的快速扩张,成品油市场潜在的供应过剩问题开始显现。

2009年底召开的中日第三届石油市场研究成果交流会上,有机构披露,去年底2009年我国成品油表观消费量预计为2.21亿吨左右,产量2.27亿吨左右,实际过剩产能近600万吨。未来5年中国炼油能力将保持高速增长,2013年,全国将形成20个以上千万吨级炼油基地、11个百万吨级乙烯基地。预计到2015年,全国炼油能力将达7.5亿吨规模,届时中国炼油能力与实际需求的差距将进一步扩大,过剩产能或达2.2亿吨。

于是,中石油、中石化高层开始筹谋如何化解供应过剩问题。

比如,他们希望通过平衡国内外市场的资源分配来缓解这种压力,即如何通过调控资源供给量,实现对市场份额、产品价格的有效控制。因此保税油等过去中石油、中石化并不重视的“小产品”成为今年两大集团主攻的方向。

今年3月10日,中石化宣布成立北京燃料油销售总公司,统筹五省三市的燃料油销售工作,而此前这些地区的燃料油业务是附属于省级成品油公司旗下的。

“燃料油过去是地炼的天下,然而随着成品油价格的高企,它的市场正在迅速扩大。据悉,中石化今年燃料油销售计划是全年1450万吨,这大约占全国消费总量的40%。”钟健说。